发起众筹
意见反馈
有什么不好用的地方,请告诉我们,我们会努力做的更好!
您的联系方式,电话/qq/邮箱(选填)

请输入意见反馈内容!

发送私信

收件人:徐婉娟

你想向TA说些什么呢~(最多300字)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发起人 徐婉娟 联系我
64

89支持数

¥30,349已筹款

102%

成功结束 目标筹资¥30,000
  • 项目详情
  • 项目更新(1
  • 评论(17
  • 支持记录(89
00:00/00:02:20

dRoom×青莲舞踏的故事

dRoom是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发起的一个全新的艺术项目,与青莲舞踏相识于2016年,当时我们邀请他们参与在dRoom的空间进行了一场舞踏表演(视频链接:http://dwz.cn/5za6SA )。青莲舞踏的丹敏和高阳随着音乐,在6平方米的场域空间中,通过舞踏两位舞者的穿插配合,让观者不仅在视听上感受到完全区别于我们习以为常的歌舞戏剧,也在精神上映射出当下社会人在当下的平行宇宙中种种焦虑、麻木、逼仄的状态。由此,他们设想:此时此刻的动或静,在无限多个平行宇宙中,也有同样无限多的“我”被牵引拉动,有同样的喜怒哀乐,同样的记忆,同样的过去与未来?如何与无限多平行宇宙中的“我”链接,在此又在彼。还是,此刻的我,不过是宇宙这一面镜子被打破之后分解成无限的碎片后,映照出的无限个我之一,哪个才是真实不虚?


丹敏说,“舞踏于我,是开启身体觉知的一扇门。可见的肉身行走于世,它在,却不一定存在。通过舞踏练习慢慢觉知,将身体的根深扎于大地,感受周围的能量。舞蹈总是想解决如何动的问题,对我来说,使我动的并非是如何动的意识,而是开启身体觉知后的能量感知方式。作为身体的观察者,这种觉知,可以日常也可以非日常,可以有形也可以无形,重要的是保持清醒。快或慢,黑或白,都非舞踏形式或标签,最独特的是,如何以自身肉体,让玄体显现。”


高阳说,“跟随血液一起流向心脏的,除了血细胞和蛋白质以外,还有记忆。舞踏作为一种载体,很好地还原了这种深层记忆;一种超越时间与空间边线的存在。初见舞踏时,我把它当成一种身体艺术,一种艺术化表达肢体的方式。但随着学习的深入,观察越久越发觉应该把舞踏从艺术中抽离,将之化入日常,只不过这种日常在更多时候被我们的惯性认知所遮蔽。舞踏即“打破”,破除这种存于日常的惯性与禁锢。舞踏者即观察者,我以为我在进行一种非日常的活动,仪式感、神秘主义、身体雕塑,但时间一长,我的重复感再次催促我进行变化。于是,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求变。”


这种开启身体觉知的方式在dRoom第一次接触后,汗毛颤栗的印象就如昨日。不管“我”是谁,在形形色色的现代社会中会慢慢灵魂被束缚住,浑浑噩噩地就过去了,通过接触舞踏,感触原来身体还可以有这样一个自由的时刻。这个项目,就是让我们来体会这样的自由的时刻,美好的瞬间。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转圈”的故事

ZZ,厦门一家青年旅舍工作人员,因为对海的热爱,从四川来到厦门读书,大学毕业找工作时偶遇了一家理想中的院落,才找了几天工作的她,索性推翻一切,抛弃了所学专业,就此扎根在这家阳光充沛的旅舍,心无旁骛打理杂务烘焙点心。一做就是六七年。


当时高阳急于拍摄一个以“身体”为主题的纪录短片,因为总去这家旅馆,他马上和ZZ说,“我来拍你好吗?” 她说没问题,起先一切进行的很顺利,高阳拍她一如往常的在前台做咖啡,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高阳说,“需要你流动起来,或者说随意的舞蹈吧。”

她忽然愣住了,“我从未学过舞蹈啊。”

“很简单,那怕你就是很开心的跳起来转圈。”

“我平常不会这样啊。”

那比如说你突然很开心,你的身体会怎样呢?

说实话,我好像都没注意观察过这些呢。

听到这里,我愣住了。

后来,高阳同ZZ说,“要不你干脆把手举起来,随意的挥动,然后转圈吧。”还给她做了个示范。


她越转越开心,虽然有些头晕但还是很想转。拍完以后她说,“如果接下来有时间,我想有空去学舞蹈,没想到只是转圈而已,却感到很放松。”

高阳说,不必刻意去学,我们生来就会自在舞动,只是在日常中我们把身体消耗殆尽罢了。

接下来,高阳开始剪辑这个短片,他一遍遍的回看所拍摄的素材,感到ZZ皮肤下存在的紧张感。略显沉重的体态、犹疑的步伐。一种不知所措,被日常生活覆盖的麻木。她与大海近在咫尺,虽然她住在幽静葱茏的院落,但眉宇间的凝重却一目了然。


剪辑即将完成时,高阳加入了ZZ先前单独录制的朗读片段。作为短片的旁白,也为ZZ选取了一首西班牙诗人,路易斯•塞尔努达的诗。


《给身体的诗》

路易斯•塞尔努达


“街,独自在午夜,

你们的脚步叠成回声。

走到转角的那一刻,

戒备竖起,站开距离。


走开的是你,

先断开的是你,

勇气独自断裂,

重获自由的恐惧。


夜走进你里面,你的身体

广袤的荒漠,

赤裸的身体如此亲切

曾经和你在一起。”


在那段时间的日记里高阳写下一段话:再美的事物也会因为常见而被忽视,就像身体。海并不能带来自由,若有一颗流动的心,敏感又自知,美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降临。在这之后,他常常会想起我在厦门的那段日子以及他所拍摄的那个女孩,还有那些在海边停停走走的向往自由的身体。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原田伸雄的故事

2017年2月26日,原田伸雄先生主宰的《肉体的四季》福冈公演,将在下午三点开演。十点排练前,原田先生位于小郡市的工作室二楼,各方现场支援力量到齐,大家围坐一起互相介绍,有舞者、全场统筹、灯光、照明、音乐等等,还有两位,带着围裙自我介绍,是今天负责午饭工作餐和演后小宴的chef,乍一看上去,像是邻居大妈或大婶儿前来支援。演出时,她们仍系着围裙,站在观众席最后面的位置,安静地看。演出后小宴阶段,两人忙着为大家端上各种饭团美食,最后还是坐在最里面的位置,安静地吃,我上前交谈,感谢她们今天的工作与美食,她们也很客气地回礼,然后拿出身边的一叠传单中的一张,说“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参加我们组织的工作坊哦。”这才知道,她们两个都是舞踏青龙会的成员,一个热爱日本传统舞蹈,另一位热爱现代舞,现在在福冈会不定期地组织一些舞踏工作坊。如果单从长相和身材上来判断,可能跟舞者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她们身上那种扫地僧般的沉着气场,又让执着于肉体外形与舞蹈关系的人汗颜。舞踏,不正是基于对每一个个体的身体的认同与接受,让无论看上去多么普通乃至有缺陷的身体,都找到闪光的那一刻吗?


“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都会受生活习惯、习俗、经验、所受的教育、环境、体制等等束缚,不得自由。你需要做的是冲破这些外在的衣服,用舞踏之姿,灵魂深处完成脱衣的动作,直到闪现最自由的自我。”原田伸雄先生本人,平时在大学里有教职,穿套装打领带,带着一顶帽子,完全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职员打扮。有一次,他去大学上课的路上恰逢大雨,又没有带伞,如果这么一路淋过去到了学校肯定衣服要湿透,包里倒是有上完课后去工作坊练习舞踏的服装,但是换上舞蹈的服装去给学生上课,不是会让人很奇怪吗?正在纠结之时,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些烦恼皆来自于目前适合社会身份而穿的这一套衣服,于是迅速将衣服脱下塞进包里,光着膀子,在雨中以舞踏之姿慢慢前行。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他不再是一个大学老师也不再是一个舞踏家,他就是他自己,一个彻底自由放松的身体穿行在雨里,灵魂在雨里欢笑。


所以,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观察并倾听到被各种身份包裹着的身体的感受,身体在很多时候被身份装进盒子,拖着前行,“但是,灵魂的脱衣可以在一瞬间完成。比如每天早高峰时你不得不挤地铁或公交,不停看表,在错过好几趟满员的地铁后终于努力挤上了一辆,你累得满头大汗,在挤与被挤中努力让自己站稳脚跟。紧张抱怨之际突然决定切换,想象自己是一棵树,虽然被挤得前俯后仰,但是你的根一直扎在土里,你身体的其他部分就是树枝,它们之所以动,是因为树感知到了周围的风。”自从原田伸雄先生教了这个小小的舞踏练习,我在人潮汹涌的地铁站里无数次用过,非常神奇的是,前一刻还在紧张抱怨的身体,随着身体的自由,心底紧张压抑的那一部分彻底解绑。你如深海里的一棵水草,周围拥挤的人群中的一个个身体不再成为你的阻碍,只是此刻发生与下一刻变化的能量的波浪,你接收到波浪的推动,随之变化,如风吹过树叶摇动,如此而已。


所以,当被屡屡问到什么是舞踏,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舞踏的项目的时候,我想起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舞踏创始人土方巽及大野一雄等人的发问:身材不好的人就不可以跳舞吗?没有掌握舞蹈技巧的人就不可以跳舞?


所谓不破不立,当初那些创立者为打破强势的西方身体审美标准而不得不采取的惊世骇俗的“暗黑“标签,如今经过笠井叡、原田伸雄等几代舞踏家的发展,逐渐成为重要的舞蹈艺术形式,并为其他领域艺术创作提供大量创作灵感与借鉴。原田伸雄先生的重要工作是,主张舞踏回到生活的日常,强调对个体而言,舞踏最重要的意义是:找到属于每个人自己的舞蹈。不管你是做饭的还是扫地的,喝咖啡的还是吃大蒜的,身体面前,人人平等。


我总是被那些身体解绑的自由时刻深深打动,那些你我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闪现的自由时刻。我们并不一定成为传统意义上的身材超好舞技高超的舞者,但是在我们的生命和生活的某一个时刻,可以通过舞踏照见那些原本属于身体的自由。


而我犹记得当年想学舞蹈又为自己没有任何舞蹈基础深深自卑的那些时刻,我也深深记得跟着原田先生学习并被点拨后的激动时刻。前年,得知原田先生查出喉癌,去年他接受了手术。手术后我们在一次交谈中他说:愿意在有生之年里,多多开展工作坊和相关演出的工作。我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告诉他站台中国四季项目的计划时,他欣然接受。以年近七十之躯,往返于福冈与北京之间,每天工作坊的时间安排更是尽了体力的极限。他的初心一辈子未变:人人都有(舞踏)(解绑)(自由)时刻。BUTOH IS EVERYTHING.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关于项目

2017年,dRoom将联合青莲舞踏启动一项贯穿全年的项目——北京盒子,来探索身体的当代性和觉知能力。每个月的其中一天,青莲舞踏将在dRoom项目空间开放式邀请不同身份的参与者免费体验和感受身体场域、能量、美学与空间互动的关系,进行每月的“身体记录”,如日常身体观察、水草、慢走等舞踏练习。并对应日本福冈舞踏青龍会四季概念,还会分别在4月,6月,9月,12月邀请日本舞踏大师原田伸雄前来进行每期两天的工作坊和一天的演出。4月海棠盈盈,6月青莲出水,9月金菊脉脉 ,12月水仙照己,站台中国dRoom的光影,照进北京的四季。下图是我们在2月展开的每月身体记录活动。


四季工作坊的时间分别为:


海棠之春

4月21日(周五) 10:00-13:00

4月22日(周六) 10:00-13:00


青莲之夏

6月23日(周五) 10:00-13:00

6月24日(周六) 10:00-13:00


金菊之秋

9月22日(周五) 10:00-13:00

9月23日(周六) 10:00-13:00


水仙之冬

12月28日(周四)10:00-12:30,13:30-16:00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关于 青莲舞踏

丹敏:曾跟随舞踏大师桂勘、原田伸雄等进行多年舞踏学习。长期关注个人身体语言、环境、情绪等研究,曾在中国北京、乌镇,日本福冈等地进行舞踏演出,2014年在云南的丽江工作室进行《身体记忆》项目;2016年正式成为原田伸雄先生门下弟子,成立青莲舞踏。

高阳:青莲舞踏团核心创始人,国内资深综艺节目旁白。2014年起研习舞踏并展开身体领域的探索,先后跟随桂勘、原田伸雄、和栗由纪夫等舞踏大师进行舞踏学习。曾作为舞踏白狐系舞者在北京、上海、厦门、乌镇等多地演出。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关于 原田伸雄(Harada Nobuo)

作为大野一雄、笠井叡的即兴舞踏系谱的继承,带来“流体运动、重心移动、呼吸法、集中法、瞑想法、错乱法”等。1980年由原田伸雄于东京创建舞踏·青龍会(Seiryu-Kai)。原田伸雄1949年生于日本福冈,元老级舞踏家之一。在他早稲田大学学生时期,做为戏剧导演开始自己的舞台生涯。1970年加入“天使館”,成为大野一雄、笠井叡的即兴舞踏系下的继承者。在福冈长期开展舞踏即兴研究与演出的工作。同时担任河合文化教育研究所・身体表現教育研究会主宰。青龙会舞踏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曾经需要长期服药的抑郁人群。他们谈到自己在原田的引导下重返了儿童时代。如何时刻与体内的情绪站在一起,观察思想和情绪的升起。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关于dRoom

dRoom是站台中国当代艺术机构推出的一个全新的艺术项目。艺术家,学者和研究者将基于物理和虚拟空间等不同形态进行互动。探讨和反思基于当下中国的现代生活背景下艺术新的可能性之所在——艺术与现代社会各领域间所产生的边界互融和相互介入的可能性,艺术对于人之意识、信仰、体验、行为、超感知等等的个体经验。我们期望生成一个基于艺术生态内部参与者的突破性思考和能量转化的渠道。 dRoom将不定期的邀请不同的客人进驻,转换为主人的身份策划项目,并围绕主题主持其在不同领域关注的研究和探讨。可能是——聊天耳语、座谈讨论、线上直播、虚拟现实、日常行为、艺术创作、集市练摊、开趴高嗨、公益筹款、工作坊......它以开放的姿态共同探讨和交流各种从艺术延伸开来的可能性。

用舞踏为身体解绑,探索和你身体相处的千种方式 (舞踏,身体,艺术)

支持记录

订单序号 支持者 支持项 数量(89) 支持时间

¥30,349

已筹款

89

支持数

成功结束

项目状态

立即支持
风险说明
  1. 众筹不是商品交易。支持者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支持众筹项目,与发起人共同实现梦想并获得发起人承诺的回报,众 筹存在一定风险。
  2. 众筹网平台只提供平台网络空间、技术服务和支持等中介服务。作为居间方,并不是发起人或支持者中的任何一方,众 筹仅存在于发起人和支持者之间,使用众筹平台产生的法律后果由发起人与支持者自行承担。
  3. 众筹项目的回报发放、发票开具及其他后续服务事项均由发起人负责。如果发生发起人无法发放回报、延迟发放回报、 不提供回报后续服务等情形,您需要直接和发起人协商解决,众筹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4. 由于发起人能力和经验不足、市场风险、法律风险等各种因素,众筹可能失败。众筹期限内未达到目标筹资额失败的项 目,您支持的款项会全部原路退还给您;其他情况下,您需要直接和发起人协商解决,众筹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5. 支持纯抽奖档位、无私支持档位,一旦支付成功将不予退款,众筹失败的除外。
热门推荐
“我形我塑”《古代东…

已筹资:¥71,756(144%)

剩余时间:34天

押窑——让念想幸福

已筹资:¥24,751(2476%)

剩余时间:3天

浙江传媒学院2018…

已筹资:¥15,855(106%)

剩余时间:4天

《关注亲密关系》 奥…

已筹资:¥20,246(150%)

剩余时间:37天

将此项目分享给微信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让更多的朋友看到,为梦想接力。

微信扫描二维码加入我们

新手红包

每人限领一次

输入手机号领取
图文验证码

2

新手红包

已存入13661047的账户

提交

©2015 北京网信众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zhongchou.com 版权所有 京ICP证150145号 |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编号新出发(京)批字第直140141号 | 食品流通许可证 编号:SP1101051410311599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064